wunye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鑑寶天師-第193章 絕境相伴-2ahn4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鉴宝天师
当初。
鉴宝阁成立时,阿宁六人就已扫荡过整条鬼街,大多数古玩真品,都被江凌云收入囊中。
而前不久。
安商们为了争夺采矿权,已经豪掷6亿,如今即便成立再多的公司,也不可能有足够的资金,从外地收购大量古玩。
除非…
各家各户,愿意毫无保留,连家底都掏出来!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这些商人各个精明,江凌云自然不信,他们愿意这么干。
“王师傅?”
江凌云下了楼,马上给王恩泽打电话。
“现在过来一下,我要去故友…”
居字尚未出口。
听着王恩泽急促的叫喊,江凌云满脸神情,已尽数凝固。
此时此刻,故友居门前。
大批人围成一圈。
中心的空地上,王恩泽面对五六个青年,据理力争。
“这里是故友居…”
“你们不是这的员工,凭什么收排队费?”
“这是敲诈!”
啪!
对面的几个青年,根本不反驳,其中一人,反手就是一个耳光。
“老东西!”
“老子乐意收费,怎么着?”
另外几人,两手掐腰,步步紧逼。
“还有你们…”
小青年抬手一指。
眼神犀利,凶神恶煞。
“想买故友居的货?”
“那就乖乖排队,交钱!”
这…
简直是明抢!
但围观众人,却大气不敢出。
这几个青年,都是附近有名的混混,惹了他们,保准吃不了兜着走。
“放屁!”
王恩泽面红耳赤,马上撸起袖管。
“长这么大,连爹妈都没打过我…”
“老子打不死你们!”
对面的几个青年,却爆笑如雷!
“就你?”
一个青年点指王恩泽,笑的流出眼泪。
“你叫王恩泽吧?”
“怎么…手接上了,又不疼了?”
王恩泽大惊失色!
一张老脸,唰的缺白。
这些人…
怎么这些事的?
几个青年冷笑不已。
其中一个,突然掏出水果刀,作势就朝王恩泽捅去!
“老子…”
“再让你感受一回!”
王恩泽双眸圆睁!
他五壮三粗,单挑从来没怕过。
但手腕上隐约的疼痛,竟让他怔在原地,面对捅过来的水果刀,毫无反应。
也就在此时。
唰!
一道倩影冲到跟前,将王恩泽护在身后!
咔。
柳依依扣住青年手腕,左手一抻、一扭,立刻将他制住。
干脆,利落!
“哎,哎哟…”
青年疼的直冒冷汗。
剩下几个,瞟着柳依依的警服,眼珠子转了几圈。
拔腿就跑!
然而…
咔嚓。
枪栓打开的声响,立刻从背后传来。
“别动!”
柳依依厉喝!
咕噜。
几个青年喉咙翻滚,颤抖着举起双手。
背后已尽是冷汗!
“多谢了…”
王恩泽松了口气。
“你叫王恩泽?”
柳依依看了他一眼。
“江凌云让我告诉你,赶紧去接他。”
“江兄弟?”
王恩泽精神一震:“你的意思是…”
“他让我来的。”
柳依依没好气的翻着白眼。
“还不快去?”
王恩泽怔怔点点头。
“行,行…”
随后,转身钻进松花江。
柳依依悄悄哼了声。
这个江凌云…
特地打电话,就是为了让自己,当传话筒?
不久后。
咔!
柳依依放下枪,从摩托上拿出几副手铐,一个个全部铐上。
“说吧。”
“谁让你们来的?”
几个青年被铐在摩托上,相互对视,一言不发。
柳依依眼里冒火!
“嘴还挺硬?”
“那就铐着吧!”
桃花愿 北冥木鱼
说完,转身进入故友居。
“怎么样?”
江凌云已经赶到。
见柳依依进来,赶紧发问。
“他们不说,”柳依依无奈至极,“这不是第一次了,每次抓一批,就又来一批。”
“局里分析过,他们可能是某个地下势力的成员。”
“可是,没有证据…”
江凌云无话可说!
故友居,是鉴宝阁的独家合作伙伴,之前一个月,因为生意火爆,只能天天排队。
可如今…
他瞅瞅空荡荡的小院,心里不知是何滋味。
不知何时起。
大门前,开始有人大肆收费,排队一次,要交八百块钱。
那些远道而来的客人,往往冰种佩饰的影儿都没见着,反而白白交了“排队费”。
几天下来,客人早就跑光了。
但同时。
故友居左右两侧,两家新开设的店铺,反而生意火爆。
全因…
这两家店,同样出售冰种佩饰!
水头足、款式精美,较之鉴宝阁的独家专供,丝毫不差。
但价格,还不到故友居的一半。
“对了。”
柳依依忽然想起了什么。
“之前我旁敲侧击,从玉杨那里听说…”
“这两家店的冰种翡翠,都是从外地高价收购,单是进价,就比故友居卖的贵。”
故友居出售冰种佩饰,单价在30万上下。
进价比这还高…
售价却不到一半?
纯粹的赔本买卖!
江凌云双眉紧蹙,他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末日重生 西瓜黄
这么说…
为了对付他和鉴宝阁,安商们甚至不惜赔上家底,彻底豁出来了。
“还有一件事,”柳依依话锋一转,“玉杨最近有些奇怪,每次说起你的事,他都找借口走人。”
“可是以前,他总把你挂在嘴边…”
究竟为什么?
柳依依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曾几何时。
江凌云是黄玉杨的救命恩人,也是崇拜的对象。
而今的微妙变化,也唯有作为青梅竹马的她,最能敏锐的嗅到。
“没什么。”
江凌云并不在乎。
黄秋父子,对他的态度大转弯,一定另有隐情。
或许…
和安商有关。
两个人都沉默了。
为了对付江凌云,安市巨头们明里、暗里,手段齐出,布置出一座封闭的牢笼。
这样下去…
恐怕不出几天,鉴宝阁就会被逼上绝路!
“你打算怎么办?”
柳依依提问后,反而有些后悔。
果然。
江凌云苦笑不已:“还没想好…”
安商们的手段…
太绝!
凭他一己之力,恐怕无力回天。
柳依依望着他的侧脸。
那种落寞之色,似乎还是生平第一次,出现在这个人脸上。
她忽然有些心疼。
江凌云…
才华横溢、医术无双。
也曾被举世瞩目,可终究…还是要落幕了么?
有那么一刹那。
柳依依的心弦,似乎被拨动。
“不如…”
她欲言又止。
“暂时退出安市,怎么样?”
江凌云一愣!
退出安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