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928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冷麪王爺太傲嬌 愛下-第一百五十一章 欺騙不了的心熱推-obcr2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冷面王爷太傲娇
墨宸宇看北沫雪终于是把解药给了李文翰,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现在满意了?”北沫雪冷冷的问,“满意了你就先出去吧,我想休息了。”
墨宸宇看北沫雪现在正在气头上,也不便说什么,便离开了北沫雪的房间。
当墨宸宇一离开,北沫雪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然后露出了一个阴谋诡计的眼神,她强压制住心中的恨意,握紧了拳头。
李文翰刚出阁楼的门,没走几步,就碰到了一个小乞丐,小乞丐撞了他一下,他倒没事,小乞丐却摔倒在地上,他连忙俯身把小乞丐扶了起来,“小心点,”他用担心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小乞丐。
小乞丐看李文翰对他的态度,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转身就跑。
李文翰有些诧异,他摸不着头脑的走了几步,然后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胸口,他发现药瓶子和钱袋都不见了,他这才反应过来,那个小乞丐是个小偷,钱可以丢,但药绝不能丢,他开始慌张的去追小乞丐。
苏樱雪躲在阁楼外的墙角边,她看着李文翰从阁楼里走出来,原来不光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墨宸宇住这里,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不说出来而已。
墨宸宇回到自己的房间,他走到窗户边,看着天空中下着小雨,他听着下雨的声音,一滴滴那么清晰,他又红了眼眶。
苏樱雪在阁楼外徘徊了好久,看着雨越下越大,她这才意识到,她该离开了,虽然没有见到墨宸宇,但她能感觉到墨宸宇的气息也就足够了,她眼睛瞬间因为泪水模糊了,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大雨中。
墨宸宇站在窗户边,不巧又看到了苏樱雪的身影,而且还被淋透了,他担心苏樱雪会因为淋雨而生病,他没有思考的拿起油纸伞就下了楼。
墨瑾轩在茶楼上注视着外面发生的一切,正在他犹豫要不要给苏樱雪送把雨伞下去的时候,一个他熟悉的身影出现了,那身影瞬间勾起了他所有的仇恨和不甘,他的瞳孔都因为仇恨变的赤红。
店小二过来添茶水,看着墨瑾轩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吓的差点茶壶都没拿稳。
“墨宸宇,你居然还活着,我倒要看看,你的命到底有多硬,”墨瑾轩咬牙切齿的一拳头击在了桌面上,桌上的茶杯都被震落,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苏樱雪低着头,没有灵魂的行走着,任凭雨水冲刷着她,突然,她感觉头顶撑起了一把伞,她缓缓的抬头,然后又扭头看着给她撑伞的人,那不是她朝思暮想的人吗?但此刻的她不能再有什么留恋,他已经是别人的丈夫,已经不是她的夫君,她温柔的看了墨宸宇几秒钟,然后眼神又瞬间冰冷,“我不认识你,请你拿着你的雨伞离开。”
墨宸宇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明明有千言万语想对苏樱雪说,但此刻他一句也说不出来,他把雨伞的把手硬塞到了苏樱雪手上,喉咙有些沙哑的说:“保重,我答应她,跟她留在这里,这辈子也许都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了,”说完,他只感觉到了撕心裂肺的痛,在转身离开的那一刻,眼泪决堤而下,他终于明白什么叫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苏樱雪愣在了原地,她曾不止一次的想过与墨宸宇此生不复相见,但听到墨宸宇亲口讲出来的时候,是那样的痛彻心扉,像是有人拿刀子,一刀一刀的剜她的心,然后再把心脏血肉模糊的掏出体外,痛的她下秒就要死去。
李文翰一路狂追,终于是追到了小乞丐,他一把揪住小乞丐的衣领,非常生气的说:“银子你可以拿走,把药瓶给我。”
小乞丐看李文翰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颤颤巍巍的把药瓶还给了李文翰。
李文翰接过药瓶,第一时间打开药瓶一看,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他愤怒的又揪起小乞丐的衣领问,“里面的药呢?”
小乞丐结结巴巴的说:“我实在是太饿了,就给吃了。”
“什么?”李文翰瞪大了眼睛,“快点给我吐出来。”
“不就是颗糖丸吗?至于吗?还要我吐出来。”小乞丐不服气的说,嘴巴里还意犹未尽。
李文翰愣住了,“糖丸?”
劍 中 劍
“嗯,甜甜的,跟我平时吃的糖丸没什么区别,就是更甜一些。”
李文翰这才恍然大悟,他还纳闷呢,墨宸宇都要不来的解药,北沫雪那么爽快的就给了他,原来解药是假的,他气的咬牙切齿,准备去和北沫雪同归于尽。
苏樱雪扔掉了雨伞,一路狂奔,雨水重重的拍打着她的脸颊,她狼狈的回到了客栈,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
墨宸宇看着街上被苏樱雪扔掉的雨伞,心中的无奈不可言喻。
李文翰怒气冲冲的来到阁楼,没有敲门,一脚踹开了大门,“北沫雪,你给我滚出来,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阁楼里所有的侍卫闻声都向李文翰围了上来。
李文翰因为愤怒而双眼赤红,他捏紧了拳头,手指的关节因为用力而咯咯直响,“北沫雪,出来,”他怒吼着,脖子上青筋暴起。
侍卫们看李文翰来者不善,拨剑向李文翰砍了过去。
李文翰躲闪着,飞跃起来,他一个连环踢,几个侍卫飞出去重重的砸在墙上。
墨宸宇听楼下有激烈的打斗声,便下楼查看,一眼就看到和侍卫打成一团的李文翰,他不解为什么突然乱了局面。
北沫雪在房中调养身体,听到外面有人找麻烦,本来不想给予理会,但动静闹的太大,她只能出门解决。
“李兄,你怎么又回来了?”
李文翰一边打斗,一边回答墨宸宇的问题,“去问问北沫雪。”
“住手,”北沫雪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停手了,她有些心虚的看着李文翰说:“你又来干什么?”
李文翰鄙视的看着北沫雪,“北沫雪,真的解药呢?交出来。”
北沫雪躲闪着李文翰的眼神,“解药我不是给你了吗?”
丧曲 灰仙
李文翰冷哼一声,“你把我当白痴呢?给我一颗糖丸,哄骗小孩子呢?”
墨宸宇听李文翰说拿到的是糖丸,他扭头盯着北沫雪,眼神睥睨,“你给他的不是解药?”
“胡说,我给他的就是解药,怎么证明是糖丸?”北沫雪故作镇定的否认。
李文翰看北沫雪不见棺材不落泪,他从怀里掏出药瓶,“是不是解药,找郎中检验瓶中残留的物质就知道了。”
“那是不是解药?”墨宸宇情绪有些激动,他都答应了北沫雪留在她身边,他接受不了北沫雪欺骗他。
北沫雪被墨宸宇冷冰冰质问的语气吓到了,“我又没说不给他解药,只是还没有到时候。”
“那什么时候到时候?”墨宸宇反问道。
北沫雪看墨宸宇此刻对她冷漠的态度,心底的怨气一下子冲到了脑门,“那还不是看你何时对我有真心的态度?”
墨宸宇情绪越发的低落,他自己心里明白,北沫雪要的爱他给不起,哪怕终其一生,他都做不到,他努力平静情绪说:“我说过了,以后就留在你身边,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我不满足,”北沫雪瞬间眼泪决堤而下,“我要的不止是你的陪伴,而是你对我的爱啊!”
李文翰像是看戏一样,看着他们两人的表演,但想到解药,他也有点看不下去了,“你们两个有完没完?我没有心情看你们在这里爱恨情仇,我要的解药赶快交出来,不然,我们就鱼死网破。”
北沫雪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李文翰,然后又转换成深情的眼神看着墨宸宇说:“只要你答应我,从此之后会尝试爱我,我就把解药给他。”
墨宸宇在心里说服自己答应北沫雪,但他就是做不到,他也不想承诺自己做不到的事,“沫雪,我求你把解药给他吧。”
北沫雪终于是放弃了,她失望的冷笑着说:“你不要逼我,”她原本不想给墨宸宇施蛊,不想让墨宸宇变成一个傀儡一样的人,只要墨宸宇答应会尝试爱她,但她错了,墨宸宇的沉默让她知道,这辈子都不可能,所以她决定今天晚上就对墨宸宇施蛊。
“北沫雪,现在是我在问你要解药,”李文翰想着顺便给墨宸宇解围。
“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问我要解药?”北沫雪毫不留情的回怼着李文翰。
“我起码算个人,你呢?”李文翰也毫不客气的反怼了回去。
“你…..,”北沫雪看李文翰不好打发,搞不好鱼死网破,对她来说不划算,她只能从怀里掏出真正的解药丢给了李文翰,“拿去,永远不要再出现在这里,”她想着,反正过了今晚,墨宸宇就只爱她一个人了。
李文翰接住解药,第一时间打开瓶子仔细检查,发现与上次给苏樱雪吃的无异,但他这次多留了个心眼,“没有确定这是真的解药之前,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你不让我们好过,我又岂能让你如意?”
北沫雪看李文翰是真的太难缠了,叹了口气说:“这次是真的解药,你拿回去给她吃了就知道。”
李文翰半信半疑的拿着解药离开了,他要找人检验一下药丸的成份,最起码确定没有毒,他才敢拿回去给苏樱雪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