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gpdi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ptt-第746章 越獄的巴薩德相伴-7rdvp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一键回收
过了几天,李二牛也回来了,他媳妇没有什么问题,就是在地里干农活的时候,从山坡上掉下来,脚摔骨折了。
而这个时候另外一边的巴萨德,正在国际监狱里,这个监狱比较特殊,是几个国家组织联合建立起来的,专门用来关押那些涉及国际上的重案,例如这次小毛国的巴萨德,也是被送到这个监狱关押。
巴萨德自从那天当着所有人落选事情败露之后,对秦渊非常记恨,虽然被关进监狱,但是这个监狱里面的狱友都不是善茬,没多久他就找到了几个一起想要越狱的同伙。
皇后之妹
巴萨德在外面还是有一部分势力的,他劝说这几人和他一起配合,逃出这所监狱,没想到在这一群人中还认识了一个佣兵大明,他之前是一名毒贩,他的弟弟就是被秦渊亲手打死的。
所以现在两人有了共同的目标,越狱出去以后就找秦渊报复,这边关的是重犯,所以看手都非常严格,巴萨德很快想到了主意。
白天巴萨德和大明是在工地上敲石头,狱警每天都会清点工具,两人一直都没有机会,厕所内侧的墙倒了。
大明故意找茬,狱警走了过来“你小子是活够了是吗?既然你这么有力气,今晚别吃饭了,去给老子把厕所修好。”旁边的巴萨的假装劝说,结果也被狱警叫去修厕所。
这便是两人的目的,两人之前在敲石头的时候带出了一些生石灰加上水沸腾之后丢在墙角,又用力踢了几下那墙就倒了,本来这所监狱建立的时间也比较长,狱警也没往这方面想。
两人到达厕所以后直奔目的地,厕所之前地砖被修过,有一块地砖,下面是空的,有排水管道,这个排水管道直接是通到监狱外面的,两人合力把那块瓷砖撬起来下,巴萨德负责看风,大明跳进下水道,这条下水道里面都是一些污水,不过不是很深,在过去前面有一张巨大的铁网。
这个铁网上面有一把大锁,大明抬起带进来的大锤,直接把大锁砸开,通过铁网以后就有一个井盖,大明对着井盖孔悄悄的看去,真的是在监狱外面,大明非常兴奋。
跑回去告诉巴萨德这个消息,但是目前还有一个地方,就是这个厕所是在他们住所的外面,晚上大门就关闭了,只有宿舍内部的厕所,所以如果他们想要越狱,必须想办法进到这个厕所。
可是大门必须要有狱警的钥匙才能打开,而那个钥匙狱警一直都是挂在身上,所以要想办法得到钥匙,一把钥匙是他们这个监狱宿舍的钥匙,还有一把就是外面大门的钥匙。
吃饭的时候,几人悄悄的把米饭装一小块放进兜里,准备做模具,然后在食堂里面假装发生冲突,把桌子掀翻,餐具都掉在地上,一时间混乱不堪。
大明趁机捡起两把勺子,放进自己的鞋子里,这个时候狱警赶到,把大家控制住,打架的大明和巴萨德被分别关进单人小黑屋。
大明的小弟过来给老大送饭的时候,大明趁机把勺子交给他,这边的中饭每天都要劳改,这个小弟就是在原石打磨区做事。
现在就是需要想办法搞到狱警的钥匙,关押几天后巴萨德被放了出来,那个狱警直接揪着戴着手铐的巴萨德,一警棍敲在他的背上,“你他妈的这次出来最好给老子老实点,别给我惹麻烦,要不然关进去以后饿你三四天。”
巴萨德假装顺从的点头,快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转身冲向那个狱警,头顶在狱警的肚子上,那个狱警抬起警棍,朝着巴萨德的背部狠命敲打,他趁机拿出,已经被压扁的米饭,抓着狱警,腰上挂的钥匙,用力按压。
旁边的狱警也过来帮忙,巴萨德趁机把米饭丢在旁边的垃圾桶里,成功以后他才松了手,被狱警打倒在地,那狱警气急了,这直接是在挑战他的权威,一警棍敲在他的头上,鲜血顺着巴萨德的头流了下来。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他妈的,你小子真的是皮痒了,才刚刚出来就又想着进去,老子成全你,这次进去别想吃东西,看你长不长记性!”一起骂骂咧咧的拖着昏过去的巴萨德,丢尽了关禁闭的单人间。
半夜巴萨德醒过来,摸了摸头上的伤口,咬着牙齿爬起来,现在这些伤痛都系在秦渊头上,出去以后他一定要把秦渊碎尸万段。
大明是比巴萨德更早放出来,放风走到垃圾桶边,假装踢翻垃圾桶,看到那块白色的米饭,快速把米饭藏到袖子中,捡起地上的垃圾。
狱警已经用警棍指着大明警告,大明马上赔上笑脸,“长官,对不起!没注意,我这就清理干净。”
回去以后用笔顺着米饭的印记在勺子上画了出来,又把钥匙拿给在原石打磨区上班的小弟,因为打磨区的灰尘非常大,狱警也是戴着口罩眼镜,站在外围看守。
小弟趁着狱警不注意,快速把勺子放在机器上打磨,沿着那个痕迹小心的切割,不一会儿把钥匙的模型做了出来,小弟又反复的打磨,看上去已经差不多了。
现在要是也有了,要得到机会试验,晚上大明拿着宿舍内部的钥匙从里面,悄悄的插进锁孔,啪嗒一声,锁竟然被打开了,这开锁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非常突出。
这个时候狱警也听到声音闻讯赶来,大明赶紧把门锁好,跳上床铺假装睡觉,浴巾的脚步声慢慢走近,一间一间的查看牢门,发现并没有什么问题,狱警摇摇头想着可能是自己听错了。
听到狱警走了出去,大明非常兴奋的叫去宿舍里的几人,这次终于成功了,只穿外面的大门,要明天几个打配合自己过去试验一下。
第二天放风的时候,大家都站成一排在狱警的带领下走出去,大明的一个小弟,假装摔倒在地,造成混乱,另外两个人挡在大明前面,主要是挡住监控,大明快速开锁,试了好几下都没反应,大明又用劲一扭,锁也开了。
大明把锁锁上,狱警走过来,用警棍敲着墙壁栏杆,“你们在乱什么一点纪律都没有,全部抱头蹲下!”
第二天放风的时候,大家都站成一排在狱警的带领下走出去,大明的一个小弟,假装摔倒在地,造成混乱,另外两个人挡在大明前面,主要是挡住监控,大明快速开锁,试了好几下都没反应,大明又用劲一扭,锁也开了。
邪恶之源 狂飙的蜗牛
大明把锁锁上,狱警走过来,用警棍敲着墙壁栏杆,“你们在乱什么一点纪律都没有,全部抱头蹲下!”
这些都成功了,现在只要等到巴萨德出来,巴萨德要和外面的小弟取得联系,他们在外墙对监狱内部的通讯系统进行干扰,黑进监狱的系统,能让监控失效,不过只有两分钟的时间,因为时间短,监控室的狱警才不会发现。
巴萨德他们要利用这两分钟跑到外围的厕所,然后顺着厕所下面的排水通道出去,巴萨德的手下在外面接应他们。
一个星期以后,巴萨德整个人都饿脱相了,心里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要杀死秦渊,狱警在后面推着走路,摇摇晃晃的巴萨德,“我和你说,你小子最好老实点,反正你们这群垃圾,早晚都是得死的,不过时间可以由我来说了算。”
巴萨德冷笑的走了出去,大明和他说了钥匙的情况,现在就等联系外面的小弟,巴萨得决定这两天就动手,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变动,万一监狱门换锁,或者那个下水道又出了其他变故。
“我们倒是没有问题,这边兄弟都准备好了,可是你这身体情况可以吗?”
“没有问题,就是几天没吃东西而已,等会吃点东西就好了,出去以后我一定要把那个秦渊折磨到生不如死,才让他死,这一切都是他害的。”
“对的,我整个帮派,还有弟弟都是被他杀死的,这个仇我永远不会忘。”
此时的秦渊还不知道这伙人的的阴谋,还在训练场带着大家训练,王艳兵他们在军区种的菜都已经长大,叫上龙小云他们晚上一起在食堂涮火锅吃。
龙小云不知道的是今天晚上是她的生日,秦渊叫上人一起给她准备了生日惊喜,龙小云刚刚进到食堂,秦渊就抬着蛋糕出来,大家也唱起了生日歌,看着秦渊认真的脸,龙小云此刻满是感动。
“秦渊,谢谢你,当然也要谢谢你们大家,我一起并肩作战的兄弟!”
许下愿望之后,大家决定先吃火锅,一会再吃蛋糕,结果可想而知,蛋糕都是被大家用来互相抹了。
结束以后,大家各回各的营房,龙小云在前面走着,突然感觉到有人在靠近,下意识的转身一个飞踢,没想到是秦渊,他快速躲过,又把龙小云拉进怀里。
“你这妮子果然不安好心,怎么随时随地想着对为夫动手呢?”
龙小云红着脸,“我说你能不能放开说话,再说了,是你先偷袭我的。”
秦渊笑着放开了手,送给了龙小云一枚子弹,这是一枚狙击步枪的穿甲弹,弹体很长,上面刻着龙小云的生日,后面还刻了一只猪头,龙小云不禁笑出了声,这个礼物很朴实,但是她很喜欢,然后两人又没羞没躁的抱在一起。
另外监狱这边巴萨德通过探监和小弟联系上后,今晚行动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因为这个时辰人是最疲惫的时候,很容易放松警惕,监狱里面虽然有值守的,但是狱警想着有大门,晚上都会睡一会。
凌晨三点,大家看好表,拿出钥匙把门打开,巴萨德的手下已经干扰上了监控,现在监控是属于异常状态,不过监控室的预警正在低头看杂志,并没有注意到无信号状态。
几人打开门以后快速穿过狱警的值班室,跑向厕所,这个时候监控室的狱警也抬起头看了一眼监控,并没有什么异常,既然就这样顺利的从下水道穿过,在外面手下的接应下顺利逃脱。
巴萨德坐在车上恶狠狠地看着秦渊受到嘉奖的报纸,直接把报纸撕得粉碎,一定要让这个家伙死,不过目前自己的实力还是动摇不了秦渊,毕竟自己之前两个军事基地都被他破坏。
大明说他可以联系其余剩下的毒贩组织,这两年这个秦渊太嚣张,尤其之前金三角的行动,整个贩毒集团都受到重创。
大明这边回去找人手,巴萨德也有剩余的势力,他自己还有钱,打算用钱招募一些雇佣兵,等到人手招募得差不多,两人想个计策再引诱秦渊上钩。
大明有些担忧的说:“我们都和这个情缘交过手,他的身手确实很厉害,我还是比较担心。”
“我还有一张底牌,这个之前本来是要来对付D国的,看来现在得先用它来解决了秦渊,我之前让人研制的细菌武器,我就不信他能躲得过这细菌武器!”
“哈哈哈,还是您想的周到,我现在就去召集组织,集结好人手,我们一起行动!”
巴萨德阴冷的坐在沙发上,对面墙上贴着秦渊的照片,他一个飞镖直接钉外照片上,这一次他要做足准备,一定要让这个人碎尸万段,毕竟如果没有秦渊,现在整个小毛国都是他的。
第二天早上高世巍把秦渊叫到办公室,原来国际监狱那边发现了巴萨德的逃脱,也担心那边会组织报复,所以向各国发了协查令,一旦有了巴萨德的行踪,就立马向国际组织报道。
秦渊倒是觉得无所谓,这个人还威胁不到他,但是只要自己发现他的行踪,一定会将他绳之以法,自己能第一次让他进监狱,第二次也能送他进去。
龙小云那边比较担心龙战军的情况,毕竟他没有在炎国,炎国目前是比较安全的那个巴萨德,应该还不敢把手伸到炎国。
秦渊看着焦急的龙小云过去安慰她:“你也不用太担心,龙叔他可是很厉害的,之前也是咱们国内数一数二的特种兵,而且她现在连我们都没有办法找到他,何况是那个巴萨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