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cvg人氣都市言情 重生之捉鬼續命討論-0336 線索上的藏文熱推-23527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老铁,睁开你那个硕果仅存的左眼珠子看看我。”
他要不是吐一血,我还真以为他死了呢。
“阳司大人……”
男人弱弱认出我这易容后的面貌,因为我一系列操作给他的印象太深了,一言不合开枪就杀阴差那比杀小鸡仔子还随意,啥面子都不给。
“这还认识我呢!”
我站起身来往屋里走,顺便吩咐:“悟空,你咋把他拖回来的就咋给我拖进屋,然后肉丝把走廊的血拿拖布清理干净,别留下痕迹要不然邻居看着该报案了。”
吩咐完他俩,我继续给猴咂擦屁股:“系统妈妈在不在?猴咂这在大道上差点把阴差打死,会不会有人看到啊?这现在也处于任务之中呢,恐惧值能抹除这些东西不?”
“可以抹除,需要两千恐惧值。”
系统妈妈懒洋洋回答我。
“那就抹除吧,省得搞出麻烦。”
系统妈妈自动扣除两千恐惧值。
导致听见动静想报警的食杂店老板拿着电话站在店门口忘记自己想干什么,导致轿车主人第二天觉得自己是发生车祸忘记走保险修了。一路的血迹没等到第二天环卫工人打扫便消失不见,小区摄像头也不再记录猴咂的身影,保安室的保安正在呼呼大睡。
唯独剩下于香肉丝拿着拖布,单手擦血。
等回到屋里,猴咂把男人当做垃圾一般随手丢在门口,自己则是进到洗手间擦洗双手的血迹。
金牌相公 Amy
我和男人隔空相望。
男人嘎巴嘎巴嘴想说话,我没给他机会,随手从空间背包召唤出方胖子那把青铜剑。剑在左手,我右手按住他手掌扣在地上,使他五指张开,青铜剑剑锋在他小拇指上比划着:“你有权保持沉默,我这把剑也能伤到魂魄,所以我先剁你一根手指头。然后疼的话,你想说啥你就说。”
“噗嗤!”
小拇指被青铜剑轻松剁掉,血喷了我裤脚全是。
“啊!”
肉身被伤害虽然痛,但究其根本猴咂那一拳一脚一板砖没伤到他的灵魂。而现在我这一剑直接给他魂魄的手指头连带肉体一起斩断,如此魂魄分离的痛苦已经不是一般阴差能忍受的了,逼到他张嘴到可以看到嗓子眼的大叫,仅存下来的眼睛都快凸出来。
“疼吗?”
“疼吗?!”
“我问你疼不疼!?”
我一连气斩断他无名指和中指,松开他的手掌,把自己右手手掌撑开摆在他那疼痛到无神的眼珠子前,怒吼着:“老子这根手指头就是因为处理彼岸花事情没有的!现在好不容易消停两天,你们又来捣乱!是想害死我吗?”
“啊!?”
“说话啊!”
我一顿大嘴巴子抽到他连如同拨浪鼓左右翻转,力量丝毫不逊色猴咂,脸皮里破碎的骨头茬子刺破皮肤飞落地面,血顺着他伤口留到他脖子,侵染他衣服。
“你想知道什么……”
此时他说话直漏风,虚弱得像是半个月没喝水没吃饭,奄奄一息觉得我肯定有得是办法让他生不如死,心中甚是绝望的同时,被我强行“屈打成招”。
“你们现在在跟什么东西联系?”
我甩甩手掌的学,步入正题。
“我家大……不对,是那个狗贼!那个狗贼想占据长春山老龙脉的气运然后自立为王,然后再用这些气运确保自己在阳间长生不老,永生永世坐在权利的宝座上……我们效忠他就是因为他说到时间得到龙脉里的气运会分我们一羹,让我们一直追随他。”
男人断断续续说出他知道的秘密。
我重新点燃一根香烟:“不单纯像你说的这样吧!你们要得到龙脉,为什么要杀野仙呢?杀野仙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吗?现在归宿在这里连门都不敢出。”
“因为……打开龙脉的封印需要五族野仙的魂魄……还是那种必须在报恩途中或者在报仇途中被暗算致死的野仙。我们已经偷袭死了四个了……没想到在杀黄仙的时候,半路杀出了你那个弟弟……”
男人苟延残喘:“你那个弟弟干扰了我们的计划……再加上已经死了四个野仙了,关外野仙势力早就盯上我们这一伙子人,也就抓住了这个机会,找我们报仇来了。然后我们就正好利用你弟弟顶缸,我们跑了。”
他说的和于香肉丝说的没有差别。
但是开启龙脉的封印为什么要用野仙的魂魄?
难道长春山里头存在的真是萨满宝藏?
龙脉气运加上未知萨满宝藏确实足够让这伙子阴差放手一搏,拼取个未来。
况且第二条任务线索照片中显示我跪在一个祭坛里,那是不是能代表祭坛是某个东西建造的?
有点乱,还是有点乱。
“叮!”
系统提示音响起。
系统妈妈给我带来个好消息:“请宿主取消易容功能,展现出真实容颜,同时为宿主发送第三条任务线索。”
展现真实容颜?
我皱着眉头,用意念取消鬼王面具技能,随后将正脸朝向男人,淡淡说道:“那跟妖兽有没有关系呢?”
“你……”
男人剩下的一只眼睛里闪过回忆和不解,有些迷糊的精神瞬间如同被扑了一盆冰凉井水一般清醒。他抬起手指着我的鼻尖,仿佛被吓裂了心肝脾肺肾:“你是执嗔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来了……我们的计划怎么实施!完了……都完……”
“噗!”
他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完整,一口墨绿色液体从他口中喷涌而出,再次喷到我裤脚。随后他肩膀摇晃两下向左倾倒,脑袋重重磕在地板上,魂死道消。
“死了?”
方胖子第二次听到执嗔王这个名讳,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受如此重伤依然没有死的阴差,为什么看见我真实面容后当场被吓死……这尼玛执嗔王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燚哥会长得同他一样?
“这回是死透彻了,不过不是我干的。”
我掸掸裤脚墨绿色魂毒:“有人事先在他身体种下了魂毒,现在发现他魂魄不对了或者把心底秘密往外说了,就直接让魂毒爆发把他处死了。”
外套下的麒麟臂闪着绿光在自动吸收喷在我裤脚如同跗骨之蛆企图往我皮肤移动的魂毒,不到一分钟这一大滩魂毒让麒麟臂吸收完毕,供我使用。
魂毒……
还是有妖兽的影子……
男人死了,线索又断了。
我揉揉太阳穴,随后召唤出第三条任务线索照片。
这张照片里没有任何人或者妖兽的影子,但也有和第二条任务线索照片相似的地方。
是广角俯视方法拍摄的,能看清整体局势。
在一个用大理石坐成的圆形祭坛,围绕祭坛外围一圈再祭坛表面刻画有我根本不认识的咒语,从字体来看可以判定不是汉字,反而像是只有少数民族能看懂的藏文符号,难以参透其中含义。而圆形祭坛外侧按照满天星阵法摆放各种奇形异状,大小各异的石头。
且祭坛正东方多了一堆不知道什么物种的骨头。
“这是什么意思?”
我瞅着任务线索照片,陷入沉思。
“燚哥,你看啥呢?”
方胖子不敢凑过来,猴咂到是现在唯一不会觉得我奇怪的人,同我一起看着照片。他注意到祭坛上面写的字体,一拍脑袋有点惊讶:“这咋还有藏文呢?”
“你认识?”
我好像从猴咂身上看到了希望。
蜜捕鲜妻:冥少,请下套!
猴咂眨巴眨巴眼睛认真辨别着照片里字迹,说出我不听懂的方言:“ལྷ་ཡི་སྨོན་འདུན་ཞུ་།ང་ལ་ནམ་ཡང་སྐྱེ་བ་དང་འཛད་མཐའ་མེད་པའི་བདེ་སྐྱིད་།”
“你说啥呢?叽噜咕噜我听不懂啊!”
“你这照片顶上写的藏文啊!翻译成汉语的意思大概是神明的祝福赐予我永生和无尽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