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naa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慾念行之神農因我而傳奇笔趣-第一百零八章 西夏不宣自治進行時讀書-z2lg2

慾念行之神農因我而傳奇
小說推薦慾念行之神農因我而傳奇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第一百零八章   西夏不宣自治进行时
西夏国在女皇拓跋菲儿的统一皇榜圣旨的督调下可进入到了一个崭新的历史时期。
拓跋菲儿在对民政策上是大有改革,这改革是多方面的。
一方面将后唐国边境地区的西夏国边民整体调迁入了两界山戌戎郡县内,这边民的调入可谓对国防体系十分的重要,边民依坚固城墙何尝不是国防力量啊!
边民还有本职的作用,那就是依两界山城墙向内推,随时间的推移会开垦出大量的农耕土地,稳定军需是必要的!
一方面将其它方向的面对各国边境的边民集中,有利于国家对闲散边民的统一管理,做到了统管统制登记造册。
再就是按地理资源情况扩耕后由国家工部官员规划国内河流走向,改造河流利用率,大兴水利促进民生对水源的需求量!
最最主要的政策在朝堂上,在朝堂官宦的任职上,在国家科举制度的改革上,在国家对各个行业的税收上,林林总总的变革皆在慢慢的推动实施着。
拓跋菲儿知道现自己虽是女皇,可必竟还没有达到完全的自治,还有强国官吏在朝堂走动,如果以圣旨皇命对朝堂官宦强压强治强推政体改革效果未必好,万事不能突进实改,一切还得以稳健为第一。
这是女皇拓跋菲儿在按自己及参政团人员的政见慢慢实施着,参政团人员自然是龙飞萧雅轩及几名察办处人员了。
看见没有,察办处人员决对成了女皇的心腹,现别看察办处几人没有重要官位官衔,可身份意义已经不同了。
话说龙飞及萧雅轩现一方面受西夏国政堂女皇的牵扯,一方面开始将三界山内的各种果蔬的种植传出三界山,传向了全西夏疆域内。
这下各种果蔬可就不是三界山中专有了,西夏国民随着农耕果蔬的大面积开垦扩大种植,也会慢慢的改变日常饮食习惯,也不会因食物短缺而饥不择食了。
时间飞转,世事总该人去面对,人不论你的身份地位有多高有多显赫,人是群居动物,每个人都有要面对的不同世事。
女皇拓跋菲儿到了其该面对的事了,这事对于自己及整个西夏国太重要了,后果是谁都不能承受设想的。
朝堂上的后唐国特使汪齐天可代表着后唐国哪,可到了一年一度其发声的时间段了。
作为后唐国特使的汪齐天是要行特使使命的,谁有什么事要做谁心里清楚。
特工囧妃:魅惑修罗王
汪齐天能一年一年的在西夏国境内享福归享福,主事是不能耽搁的,其办好了主事,完成了后唐国给予的职责,那才是下一年度接着享福根基。
这里是朝堂,西夏国的朝堂,女皇拓跋菲儿对后唐国特使汪齐天的催年供之事早有了应对方案。
女皇应对方案是什么,由于其内心已经宣了西夏国的独立自主,剩下的什么催年供其实很简单应对的,那就是一个字“拖”。
可谓是能拖多久就多久,必竟一时间西夏国的国防体系还没有达到固若金汤,疆域内的一些规划设计还没有彻彻底底的完工,移民后的国民还没有达到真正意义的安居与乐业。
如果马上就在朝堂上与后唐国特使汪齐天发生正面冲突是不理智的不理想的,正面冲突的结果很可能就是两国军兵的对战,那真是得不偿失,真是不好的选择。
女皇拓跋菲儿早在皇宫内秘密宣了几部御使大臣,明确了相对后唐国特使汪齐天在朝堂上的催年供问题。
向朝堂几部御使明确下了内宣圣旨,那就是西夏国从此以后会走国家独立自主自治的道路,脱离被后唐国附属的现状,因一时时间上还不是最理想,所以面对后唐国特使汪齐天的催年供一定要拖。
至于特使汪齐天在朝堂上的催供,作为女皇必须给予答复,必须下圣旨皇命,关于后唐国年供之事的在朝堂上的圣旨皇命是需设,众臣所能做的就是必须接圣旨皇命。
接圣旨皇命归接圣旨皇命,但一定要滞停行圣旨皇命之,也就是相当于没有圣旨皇命罢了。
后唐国特使汪齐天的逼年供可谓是逼出了西夏国独立自主的进程,逼得女皇拓跋菲儿在内宫不得不向众朝堂主要大臣说明自己的规划,自己的重大决定,也就是西夏国要独立自主自治了!
进入后宫内听宣的大臣可不是一个两个,是六部十多名御使副使官员,人多心态就各异,女皇拓跋菲儿将西夏国要独立自主一明宣于后宫内,大部分朝堂大臣对女皇的皇命圣旨还是赞同的,支持的!
当然也有从内心不赞同的,语言上是不可能说出了,谁说话好使还是明了的,不赞成的大臣内心想法也不无自己的道理。
那就是当前西夏国从国力军力上还真无法与后唐国相比拟,如果西夏国现就宣布独立自主了,真惹怒了后唐国。
后唐国真大军进犯了西夏国,真发生了正面的军兵对战,战乱不说毁国灭种族,就是后唐大军真胜了入了西夏国京都城,后唐国军兵来个大掠夺也是不得了的啊!
其可是西夏国的主要官宦啊,家财不但不保性命唯恐也不保啊,日后别说享福了,上那里享福都不知啊!
从利益出发作为被附属国的年供物资其实是与其,也就是朝堂官宦们是没有直接关系的,物资可不是他们官宦出,他们的俸禄是固定的,是不受年供任何影响的。
梨花残 鹿式仙贝
从利益出发其当然求稳了,当然不赞同女皇拓跋菲儿的独立自主了,一时能怎么样,自己必竟是西夏国民,君之臣子,只能静观情况了,至于叛国是不可的,是万万不能的!
贴身相师
女皇拓跋菲儿早有了对大臣御使们的明示明旨,现后唐国特使已经催上了西夏国朝堂。
女皇菲儿圣旨下,令各部官员御使马上付出行动准备年供之,这只有特使汪齐天不知道了,只是给他一个临时交待罢了。
朝堂大臣御使接旨了,接旨是费旨,世事时间总有头啊!
年供日期过了一月又一月,朝堂上的后唐国特使汪齐天是一催在催,女皇令是一下再下,主管御使是一接圣旨再接。
一晃半年过去了,后唐国特使汪齐天可急了,其一年的职责可就这一项任务啊!
于是其亲带身边几名护卫官下入到了主管御使的行权日程,已经彻彻底底的干涉到了一部职能部门的日常行政权了。
这情况是不得了的,御使官宦不得不将情况上报于女皇处。
这可真是一方拖,拖,拖!
一方是真的急,急,急了!
这是女皇拓跋菲儿与后唐国特使汪齐天的斗智斗勇,可另一方面是出了女皇的意料,京都城内的百姓商家可随着后唐特使官们的着急变的更加的倒霉了。
后唐国特使汪齐天及其手下的几名护卫官现身影除了在西夏国的各朝堂衙门内就是大街上的店铺中。
饭馆酒楼的经营是最直接的受牵连者,现在已经不是其一桌人的吃食不付银两了,因经常性的矛盾冲突,京都城内的百姓食客都对众人有印象了。
晌午吃饭时,百姓食客只要看到众人入了哪家饭馆酒楼,谁都为了减少麻烦而敬而远之了,这就导致了京都城内的饮食业受到了极大的牵连影响!
女皇拓跋菲儿通过察办处人员的汇报得知了此情况的严重性,不得不再次下了女皇令,办法就一个了,故技重施阻止干预吧!
唯一方法就是打,一定要阻止众人的出行,阻止众人的闹事!
结果是理想的,后唐国的特使及护卫官这次是谁也没有能逃脱过被察办处人员的教训,伤势自然不轻,想全恢复就又得三两个月了,京都城内是又能安静消停一时了。
京都城内的安静消停是关系着百姓,可年供之事由于后唐国朝堂迟迟没有接到西夏国的年供,还没有了特使汪齐天的消息。
后唐国朝堂可又派特使进入了西夏国,特使一入西夏国京都城便知情况了,西夏朝堂什么态度是要明确的。
女皇拓跋菲儿可给出了两位特使一个明确的答复,那就是西夏现已经无力在承担后唐国的年供了,只能先停止年供,无能为力了!
这话一出代表着什么,只能代表西夏国皇朝的态度,是拒绝对后唐国在年供。
后唐国特使汪齐天太知道西夏国的国情了,这几年西夏国可要风有风要雨有雨,可谓是风调雨顺,国力民情不知好了几倍,怎么能年供无力啊,怎么可能?
两位特使内心已经明了,看来自己的特使身份是不成了,走吧,不走不成了!
“什么情况,”当然是后唐国的两位特使及几名护卫官集体出了西夏国的京都城,直奔于了两国边境而去,当然是一起回国复命了。
后唐国的特使汪齐天及几名护卫官的西夏官吏生涯看来是要结束了,应该是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