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8hqm都市言情 炮灰郡主要改命 暖姜-第二百一十八章 二丁相遇推薦-wzltb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霞风和霞云站在人圈之外,静静看着,彼此之间交流了一个很是无可奈何的表情。
所有人都知道,今天以后,歌舞团再没有唯马首是瞻的春燕,而是玲姐当家做主的地方。
“这衣服在春燕手里保管的真是不错,几年了还是像新的一样。”玲姐仔细看了看霓裳彩衣,由衷地说道。
“方才,春燕姐说了,让您放心,她一向是认真打理着的。”慕思赶紧解释道。
玲姐却微微笑了笑,眉毛若有似无的扬了扬。
“你站好了,我看看长多少。”玲姐对丁潇潇说道。
一群姑娘又是嫉妒又是激动,围着丁潇潇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突然,楼下传来一声极其响亮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砸碎了的动静。
霞风和霞云同时一激灵,齐声说道:“玲姐,我们下去看看吧。”
“许是什么东西碰倒了。”
以前,两人只要是去办春燕的差事,从来都是打声招呼便走了,今天却是盯着玲姐的表情,不敢轻举妄动。
“去看看吧,别是进了贼。”玲姐满意地点点头。
衣服很快就改好了,玲姐对这件衣服也很是爱重,仅仅是捏了几针,全扎在纱洞的地方。绸缎和锦缎上,半个针孔也没舍得留下。
“行了,你穿着吧。只要不用力撕扯,都是没问题的。好好爱惜着,跳完这一场,衣服还要交给春燕保管的。”
丁潇潇点点头,在一片艳羡的目光中接过舞裙。
一天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直到晚膳时间,春燕也在没有出过房门。
以往定是会将最好的几样菜端走,送到春燕房里的霞风和霞云,这次也乖乖的下楼吃饭,半个字也没敢提给春燕送吃的。
玲姐就像没注意少了个人的样子,该吃吃该喝喝,谈笑风生的,格外快活。
这间客栈本来就被包下来了,没有其他客人,安静的大堂只有玲姐一个人的声音,好似在敲打着楼上一字号的那扇红木门一般。
各怀心事吃完了饭,丁潇潇正在准备和谁挤一晚将就将就,门口一阵马蹄声传来,紧接着大门一开,林骏驰跳了进来。
舞女们见是世子府的人,纷纷起身恭迎,拿捏做派的更是互相比肩,睥睨彼此。
林小爷谁也没看,直接奔着丁潇潇走了过来:“你哪去了一整天,爷问了好几遍了,赶紧回去。”
九岁小魔医
丁潇潇正想挣脱,门外又是一阵马蹄声,紧接着,刚刚和上的大门被一脚踹开,好像被人踩了尾巴的李林突然出现。
“二,二世子。见过二世子!愣着干嘛!?”玲姐也是意外,可看见手下的姑娘们各个目瞪口呆的模样,顿时怒了,“还不快行礼!?”
“民女见过二世子。”
众人齐声道。
丁潇潇剔着牙,正在想怎么和慕思挤一挤,还不会被人太记恨,突然被李林捏着胳膊从长条凳上拉了起来。
“你倒是会躲,一躲就是一整天!?”
丁潇潇莫名其妙,狠狠甩开他说道:“我本来就是歌舞团的舞娘,来练舞有什么不对,世子请自重,别发神经了行不行。”
林骏驰听完丁潇潇的话,脸白了,默默倒退了半步,一副怕被溅着血的架势。
“凌燕,休得无礼!”玲姐也愣住了,回过神来之后,赶紧出言警告。
李林听了丁潇潇的话,一张怒极了的脸突然转晴,嘴角扬起一端,带着一个若有似无的酒窝,莫名的和善和无辜。
“你是舞娘?”
“对!”丁潇潇说道。
李林突然捏起她的下巴,将丁潇潇拉到自己跟前,左右扭着打量了一番。
“玲姐,这丫头我买了,没问题吧。”
玲姐愣了几秒,之后忙不迭的说着:“没,没问题。”
角落里,霞风和霞云悄咪咪的看着,一边嫉妒的吐血,一边暗自庆幸。这丫头走了也好,今后歌舞团便还是春燕的天下。
注意到两个丫头的心思,玲姐狠狠吸了口气,堆起笑脸道:“二世子垂爱,这是我们的福气。只不过,这次向王爷贺寿,名单和节目都报上去了,临时再改恐怕丢了世子颜面。凌燕这丫头,必须要登台,所以……”
丁潇潇挣脱不出,听见玲姐开口维护,正要说话,脚底一轻,再回过神已经被李林扛在肩头了。
“不要紧,练好了吧?”
玲姐看着空中挣扎的丁潇潇,结巴道:“练,练好了。”
“我看中的歌舞团,果然能力超凡。”李林道,“那就好,这丫头跟我了,贺寿那天,我带她进府。”
丁潇潇听完,脸也红了气也短了,这次和在庄子地窖里那会不同,她的千斤坠完全使不出来,就像个真的小鸡崽儿一样,被李林扛出门去了。
“你个色狼,你放我下来!!”丁潇潇吼道。
李林默不作声,扛着她继续往外走。
“二世子臭不要脸,强抢民女了!!”丁潇潇干脆喊了起来。
毕竟是王爷的儿子,再怎么样总得要脸吧。
然而,她错误估计李林脸皮的厚度。
不做暴君枕边人:错为帝妻 单兮
“你尽管喊,全城都知道我的小妾怀了我的种,你再废话,我今天就种上!”
这句话说完,丁潇潇顿时哑了。
千斤坠试不出来,又挣脱不开,目前的处境确实很是危险。
见她瞬间安静,李林阴云密布的脸总算露出露出些许笑意。
原本以为自己今天又要被架在马背上一路颠回去,丁潇潇有点后悔,刚才吃的太饱,保不齐又要吐一回。
可是,丁潇潇突然觉得腰腹一软,李林竟然将她放进了马车里。
“带她回去,好好看着,再跑了我唯你是问!”李林看着林骏驰说道。
丁潇潇撩开窗帘大声喊道:“你为什么非要耗着我不放呢,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只得你干吗!?”
林骏驰极少见到二世子这么大火气,真想找个针将她的两片嘴缝起来。
无限之重建主神
原本准备调转马头的李林,听见这话突然僵住了,目光缓缓移到她脸上:“干?你说谁?”
丁潇潇怒火中烧,扔下窗帘再也不想和这色鬼多说半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