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李逵的逆襲之路笔趣-第663章 李逵式籌錢讀書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李逵开始招人了,招人无所谓,可朱贵和朱富,虽然名字富贵相伴,可这哥俩比谁都穷,兜里一个大子都拿不出来。
这不,招人的第二天,朱贵和朱富被店家逼着,跑到了刘府外。
海盗传说
他们倒是没敢进门,反而朱贵兄弟和掌柜在掰扯:“万掌柜,咱们兄弟真的找到了事做,不仅如此,混个官身也就是三五年的事。如今咱们虽然囊中羞涩,但指不定那天就发达了。看看这府邸,刘太师家的祖宅,我们做事衙门的大老爷就是刘太师的女婿。”
“我呸,就你们这样的,大清早的带着我来太师家要账。没钱就明说,不用拉虎皮扯大旗,用太师他老人家来压我。说句不中听的,你们兄弟人高马大的,两膀子有把子力气,但凡是个安生过日子的性子,码头货栈,有的是挣钱的路子,也不至于连房间饭钱都付不出。”
万掌柜被朱氏兄弟的无耻给气地不行。但凡这俩人要是认识个做官的朋友,也不至于连他这点房钱都要拖欠。
半年了,光看到这两兄弟往外花钱,就没见过进项。
万掌柜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铁了心要将人赶出去,拿不到房钱也认了:“两位,按理说正月里做生意的做不出要账的事,丢不起这个人。可是两位,你们摸着良心问一问,总是吃我的,住我的,却从来不提给钱,合适吗?”
“万掌柜,我们真的找到事做了。你看,这是我们的腰牌,过些天就要进京城做吏去了,以后就是体面人,您老给咱们留点面子,日后好相见。”
朱贵好言好语的劝着,可惜万掌柜不为所动。掂量着手中的腰牌,压手,有分量,看着像是真玩意。可问题是,万掌柜活了快五十岁,就没听说过大宋有个叫兵统的衙门。还中书省,就你们这好吃懒做的懒汉,知道京城在南在北?
甜 妻 別 想 逃
万掌柜他虽不敢上前去打门。
当朝太师的老宅门,是他这个开廉价客栈的掌柜能敲的吗?其实,他们即便吵起来,也不会让刘府的人注意。毕竟隔着一条街,老远的站着。
朱富偌大的汉子,也被万掌柜臊的不行,羞红着脸不答应。
恰巧,阮小五打着哈欠迈腿要出门。被朱富撇了一眼,正好想起来,这位是二哥跟前的跟班,叫阮小五。当即高声喊到:“小五哥!”
阮小五定睛一瞧,发现是昨日两个不开眼的莽汉。长腿迈开步子,径直朝着朱富走来,走近了,见到有个老头拉扯着朱氏兄弟,好奇道:“怎么回事?”
朱富压低了声音,轻声对阮小五问道:“小五哥,能否借点钱给我们兄弟周转一阵,等发了俸禄,我们一定还你。”
这时候万掌柜果断松开了手。
阮小五是从太师老宅出来的大人物。看穿着应该是武人,而且穿戴不俗。估计是太师府中有地位的管事,他可得罪不起这等人物。
阮小五从束带上解下了钱袋,将里面的大钱都摸了出来,随后潇洒地抛给了朱富。头也不回的走了。
阮小五从钱袋往外掏钱的动作,看在朱富的眼里,急在了心里。朱富心说:“遇到个狠心的主。丫穿这么贵的鹿霓冬衣,腰上的束带还镶嵌着玉石,钱袋里竟然都是大子儿……还装出一副不在乎的豪爽。兄弟,你装地有点过分呐!”
当然,在朱富看来,阮小五再狠毒,也不必过李逵。
万界摸尸王 碧游仙君
当年李逵出门兜里从来不带钱,等到回家,他出门时候空瘪的钱袋,总会鼓鼓囊囊的,有时候甚至会装不下,骇人听闻呐。
当阮小五将钱袋人给朱富,朱富接手的那一刻,顿时吃惊的发现,手上的钱袋很压手。急忙打开了钱袋,一抹银白色之中,还有一点金灿灿的光芒。
“是金叶子?”
虽说只有几片跟榆树叶似的金叶子,但这也是金子啊!一两重的金子,得多少钱?朱富吃惊的看着钱袋里的钱,都傻眼了。他这辈子是第一次见到金子,说不出心中的激荡。但是他就是感觉到金子是如此的可爱,让他爱不释手,尤其让他称奇的是,他虽是人生第一次见到金子,但是却笃定的认为阮小五的钱袋里金灿灿的小金属片,就是传说中的金叶子。
此时此刻,朱富有点幽怨起来。似乎阮小五将金叶子这等贵重的货币,和铜钱放在一起,是对财富的极大不尊重。
随即,他们兄弟想到二哥身边的一个小跟班,随身携带的钱袋里就有数百贯的银钱,他们兄弟顿时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朱氏兄弟本来就是穷人,住店也不会住奢华的客栈,而是选择破败寒酸的客栈。房钱和饭钱,加起来也没多少。
好不容易和万掌柜结算清楚了房钱和饭钱,他们拿着根本就没有怎么动的钱袋。摸着钱袋外坚挺的隆起,有种腰缠万贯的豪放。
突然,朱富对朱贵认真道:“兄长,我们今日忘了一件重要的大事。”
朱贵不解道:“不是为了应付万掌柜吗?如今不用应付了,连房钱和饭钱都给了。”
“不,兄长,我们今日起来之后,竟然没有给二哥请安。”
朱富年纪小一些,也没有做事为官的经验。朱贵也大不了多少,根本就不懂官场的规矩。他们本来就是沂水县的穷人,在沂水长大,然后初次闯荡江湖,就遇到了燕顺这等绿林魔头。钱途没看到,却发现江湖只是打打杀杀。他们是实在人,莫问前程,只问钱途,男人有钱才能硬气的起来。
此时此刻,他们才豁然惊醒。原来做官才更有钱途。被钱途给填满了心头的朱富这才想起来,他们竟然没有给发他们俸禄的大老爷请安,顿时内心七上八下的,不安起来。
朱贵果断道:“速去,速去!”
“对,兄长,我们快些,别再耽搁了。”
说完,朱富迟疑的看着朱贵,不说话,也不动弹。朱贵急了,问:“兄弟,你这磨磨蹭蹭的做甚?”
“兄长,要不我们去铁匠铺将兵刃赎回来吧!”
……
等到两兄弟赶到刘府的时候,阮小五已经将朱氏兄弟的遭遇禀告给了李逵听。
李逵用人,也不能光看乡里乡亲。再说,李云看人也不准,总要让人去打听打听。阮小五就去李家在沂州的店铺之中,找人去询问了一番。
情况尚可,没有大恶。似乎也挺讲义气。
等到朱氏兄弟来到刘府,管事通报之后,李逵开始琢磨起来,是否得给朱氏兄弟一份正式的俸禄?
大宋的财政很有计划,元丰以前是三司使的度司在年初定下一年的财政支出,然后通过往年的收税情况,判定必须要支出的钱款,最后上报皇帝审核。
元丰以后,三司使的权力收归户部。
而元丰以前,三司使包括三个衙门,盐铁监、度支司、户部。
改制之后,户部尚书收取了三司使的权力,成为了朝堂上最为重要部门之一。甚至一度有超过吏部的迹象。唯一欠缺的是,吏部尚书的待遇要比户部尚书好一点,吏部尚书授金紫光禄大夫,而其他的尚书只能授银青光禄大夫。
兵统局设立的时间有点问题,是在年末,近年初。
这就是说,这个衙门在设立之初,当年的拨款就别指望了,根本就没有。
而第二年的拨款,向户部申请预算的时间过了,度司早就将明年的用度上报给了皇帝。也就说,明年的预算中也没有兵统局的份。当然事情也不可能这么做,要不然李逵肯定得炸锅。都事堂收拢了各个衙门用剩下的钱财,然后像是打发叫花子一样给了李逵。
这点钱,想要修缮衙门的钱都不够,更不要说招揽人手了。
之前,倒是无所谓。
偌大的兵事调查统计局就他一个主官,还有被李逵骗来的宰相公子章授,他俩一个在户部领俸禄,打发家中的管事去领取就行了。一个根本就不在乎俸禄,是为了脱离老爹章惇的阴影,实现人生理想,钱不钱的无所谓,重要的是有事做。
以至于,他们两个朝廷命官很神奇的根本就没想先到要给手下发俸禄这种事。
即便蔡京被哄骗来了京城,这位也是不在乎俸禄的人,蔡京擅长写招牌。京城不少招牌都是他写的,润笔费也很可观。
当然,蔡京也会见缝插针的给自己捞好处,这位是从来不会吃亏的主。
“给大老爷请安。”
朱氏兄弟给李逵请安之后,朱富将阮小五早上给他的钱袋还给了阮小五。抱歉道:“小五哥,用去了十五贯,改日我们兄弟还你。”
阮小五也不是打鱼人家的穷小子了,才十五贯,他真没在心上,浑不在意道:“你我兄弟,就不要客气了。”
“不客气,真不客气。”朱贵讨好的笑着。
然后兄弟俩眼巴巴的看向了李逵,李逵心知肚明。这俩货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恐怕就等着他给发俸禄。
大宋的官员,京官,六品以上去户部领俸禄。六品以下,衙门里就能领取。
兵统局筹备至今,根本就没有发俸禄这一说法。
尤其是钱从哪而来?
李逵总不能做了这个破局座,就得往里贴钱吧?
他倒是不在乎这三瓜两枣的,可是公私不分,是官场大忌。李逵不能明知道如此,还去落人口舌。李逵对阮小五道:“去账上给他们领取一百贯银子回来,算是本官送他们的。以后俸禄,等回到京城造册之后,按月发放。”
“谢二哥赏!”
朱氏兄弟喜上眉梢,没想到才跟李逵做事第一天,就能得一笔横财。
但是李逵却琢磨着,得开源。
他打量了一阵朱贵,突然问:“朱贵,你擅长什么?”
“小人擅长打探消息,走访各处。主要是小人会一些其他地方的俚语方言,很容易蒙混。而且小人经过半年多的闯荡江湖,去过京东东路不少山寨,知道贼人消息。”朱贵恭敬道。
李逵突然心头有了想法,含笑道:“很好,本官现在命令你去打探燕顺老巢的消息,你意下如何?”
朱贵不解,但还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大人放心,小人一定给大人办妥。只是打探消息之后怎么办?”
“攻打其老巢,浇灭这股匪类。”李逵解释:“朱贵,咱们这个衙门担负着大宋一项非常重要的使命,就是考核各地禁军的实力。如何判定禁军的实力如何?打仗不太可能,只能用最容易的剿匪来试试看。你的任务就是,将各地的山寨情况都摸清楚,然后等待禁军过来戡乱。既平定了山贼土匪,又惩戒的恶徒,弘扬我大宋军威。”
“二哥……这不是您以前做的买卖吗?”
朱贵艰难的吞了口唾沫,这话听着怎么就那面熟悉。当初李逵强吃牛背山的山贼,也不是用了个惩恶扬善的幌子吗?
随之而来的是,朱贵开始为自己的小命担忧起来。
要是让人知道了他出卖了整个绿林,他会成为绿林公敌的,出门就暗杀的那种。
李逵的大手突兀的拍在了朱贵的肩膀上,语气极其蛊惑道:“朱贵,付出多少,就收获多少。本官不是吝啬的人。剿灭山贼的缴获,咱们衙门和禁军对半分,要是你的消息可靠,你可以提半成的奖励。”
半成虽然听着不多,可是整个山寨的财货啊!
尤其李逵对他低声道:“本官当初灭牛背山的时候,财物和首级,各种收入将近五万贯。光金银丝绸钱财就快三万贯了。”
朱贵的眼珠子都直了,五万贯,别说五万贯了,就算是三万贯,提成是半成,他一个人就能分到一千五百贯。
这等好买卖,他还用去琢磨?
朱贵当即跪地起誓,对李逵信誓旦旦道:“大人,小人保证给大人打听出详备的消息,如若不然,提头来见。”
李逵对朱贵的决心很满意,精神振奋的大手一挥,勉励道:“去吧,注意安全。让朱富在清风寨接应,你们的腰牌去了青州给知州看后,他应该会清楚你们的身份。第一次做事,本官会随后赶来。”
“大人,小人去了!”
李逵目送两兄弟离开,低声道:“都是实诚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