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aqy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1255再鑄鼎 線上看-第841章 旅途就是人生讀書-y0yz8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华夏三年,共和2120年,1月18日,上谷郡,柔远县。
“呜~~~”
寵寵欲動
面前的一匹大马突然抬头嘶鸣起来,秦四娘吓了一条,退了一步,手中的一筐豆渣饼不小心撒了些出来。
但大马嘶鸣过后,却没有其它动作,而是把头伸进食槽里,继续吃起里面拌了豆渣的干草。
“四娘,愣什么呢?”前方不远处,另一名女移民胡妙姐见她这样子,扑哧笑了出来,“都多久了,还怕呢?我看这些马儿可乖得很呢。”
“哦,没事,就是突然来一下没料想……”秦四娘赶紧蹲下去把地上的豆饼捡回筐中,然后往右走了几步,绕过胡妙姐,继续给马舍中的其余马匹加餐。
她和丈夫雷川以及其它移民抵达柔远县的这个牧场已经半个多月了,过了年之后,他们就被重新编组,在牧场中边学边干,做起了伺育牲畜的活计。
如今冬天,外面草原都枯萎了,也不需放牧。大致上来说,男人们学着骑马,女人们负责喂马,更复杂的工作还没到学的时候。秦四娘就跟这胡妙姐还有几个女移民分到了一起,来这边喂马。
其实喂马倒是其次,关键是让她们熟悉熟悉马的性情,才好展开下一步的学习。秦四娘自小家贫,也没接触过多少牲畜,到现在还对着马舍中高大的马匹有些发怵。也没办法,这些马有引进自欧洲的森林马的血统,本来就是特别高大,一般小姑娘见了害怕也正常。
擦邊曖昧
喂过豆饼后,她们又被一个牧场职工叫过去清理马舍,把烧过的炭灰扑到马粪上,再一点点铲出来。这工作有些脏,但她们也习惯了,用布掩住口鼻麻利地干起来,甚至还有余裕聊天。
“说起来,我家男人昨天回来说,他骑着马跑了好一段,好威风啊。”
曾几何时的DOTA
“啊,秦姐姐,真羡慕你,有男人一路照应着。”
“哪啊,一路过来根本没见几面。再说了,男人还不好找啊?以胡姐儿你的身段,稍表露点,那些男人们还不抢着提亲啊?”
“哎呀……别说笑了。再说了,这朝不保夕的,与其找个移民搭伙过,还不如就在这牧场里嫁了,好歹也是有工资有粮有肉的正经工作……”
说到这里,秦四娘突然一愣。对啊,虽说自己这些移民们已经投入了新生活里,比之前去过的几个地方待的时间都要长,但毕竟没有正式定下名分,还是“临时工”,那么是不是还要继续上路?
她的猜疑最终变成了现实。
又在牧场生活了几个月,随着冬去春来,寒意渐去,移民们对牲畜已经逐渐熟悉了起来。男人们已经多半能骑马走上一段了,即使骑不了也能挥着鞭子赶着马群移动。女人们也放下了对马儿的警惕,能够自然地接触了。
而就在这时候,新的命令到来——该上路了。
听说皇上被绿了 小二狗
经过几个月无忧无虑的草原集体生活,移民们大多已经对这里产生了感情。当一队军人进入牧场,宣布将“护送”他们继续西行后,不少人痛哭流涕,请求留在当地。
但其中一名中尉毫不留情地说道:“根据你们之前签订的合同,要一直到西域才算移民完成。柔远牧场只是让你们适应一下寒冷的冬季,学习畜牧技巧,不是让你们安家的!更何况,还有真正的农牧场要分配给你们呢,这就不要了?”
农场主任为雷川夫妇等有孩子的移民家庭求情,道:“他们都带着孩子,长途跋涉太过辛苦,万一夭折了,对谁都不好。”
但中尉思索再三,还是道:“合同就是合同,我也没法改变。而且,西行路漫漫,途中有小儿降生也是可能的,如今正可以演练一番。”
移民们没办法,只得再次收拾行李,与已经熟悉的农场劳工依依不舍地告别,再次踏上旅途。
他们回到柔远城中,乘火车沿漠南铁路前往云中郡(呼和浩特),在黄河岸边的东胜县换乘白鹿级运输船。这型船他们并不陌生,当初就是乘着它从平江府到了上海,如今再乘着它西进,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白鹿级拉起了长长的烟柱,顶着滔滔黄水向西前进。如今春意复苏,河边青草再度萌发,马群与牛羊惬意地享受着大自然的馈赠,可惜,都不属于这些初来乍到的新人。
出了云中郡,进入朔方郡,沿岸人烟逐渐稀疏,甚至走上半天都见不到一个人,倒是能看到不少野兽。再沿着黄河拐向南,进入宁夏郡,才逐渐见到文明的气息。
可惜,船只在宁夏没有长久停留,略微补充了些食水,就继续南下。而黄河段越往上流,水量就越少,渐渐变得无法通航。最终,他们抵达了宁夏郡南端的应理县(中卫),也就是黄河航路的终点,在此登陆驻扎下来。
劈天斩神
在应理,移民管理司有一个“人口库”,从旧元国控制区收集了不少移民,以“战犯家眷”为主。但是,这些人可靠性存疑,用起来束手束脚,现在来了一批江南移民,正好拿来掺水。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江南移民大约五百人,移民管理司又从人口库中提了二百少年男女,混编入小组之中,又整训了几天,然后继续西行。
华夏元年,夏军收复关中,将元国逐入巴蜀,在新得地区设立山西、陕西、云夏、西凉、安西五个行省。其中,云夏省就是移民们刚才走过的云中、朔方、宁夏等郡,此三郡有黄河水路贯通,且承担西北防务重任,故设一省。
而西凉省则以临洮、天水等郡为基地,看护河西走廊。自古中原沟通西域,北有茫茫大漠,南有险峻的青藏高原,只有河西走廊这一条窄窄的通道可供通行,堪称门户,故必设一省以屏护。
西凉省再往西,就是面积广大但形势复杂的安西省了,目前仍处于军管状态,也是这批移民们的目的地。
现在,移民们就要沿着河西走廊,继续西进。
元国在河西走廊从西到东设了沙州、肃州、甘州、永昌四路建制,夏国攻入后,将这四路改为玉门、酒泉、张掖、武威四郡,重点经营。
时至四月,西凉省没那么冷了,但仍然很干燥。所幸移民们在牧场呆了一个冬天,多少有些适应了。而且,这两年来枢密院将西进作为一个重点项目投入,花费重金走水路运来不少简易铁路,从应理往西沿着河西走廊搭了出去。虽然条件简陋,尚未运行蒸汽机车,只能用马匹牵引,但总比靠两条腿走靠谱许多。
移民们就这样挤在简陋的板车上,沿着铁路一路西行。可惜,纵使花费了大代价,铁路到现在也只铺到了张掖郡。接下来,几千里路,茫茫大漠,莽荒异域,就要他们自己的双腿去闯荡了。
……
华夏三年,4月21日,张掖郡。
汉武年间,霍去病西征,战匈奴而败之,“断匈奴之臂,张中国之掖”,故设张掖郡。过了张掖,就是无数传奇交织的西域了。
五代之后,中原势力逐渐从河西走廊衰退,西域回鹘人逐渐迁移过来。后来蒙元兴起,占据河西,收服了当地豪强编入军中迁入中原,又将当地各族农牧民分配给蒙古部族管理。两年前,元国大败,镇守甘肃的大将禾忽害怕华夏人沿着河西走廊一路攻来,在当地执行了严酷的坚壁清野政策,清除了人口,席卷走财物,毁坏城池,烧毁了农田和村庄。现在,这一片长条状面积不小的区域大部分仍是一片白地。
其中,张掖郡由于与黄河航路有了铁路连接,且当地有发源自青藏高原的黑河流经,水资源较充足,所以恢复得最快。华夏军在此地派驻了三个营的兵力,整修了张掖城,并种了一批粮食蔬果。
与移民们一同到来的,还有一个营的士兵,他们将把已经在当地驻扎一年之久的一个营换回后方休整。也是因为这个营的士兵在,移民们一路上都老老实实的。
冷漠校草霸上拽丫头
移民们被安排在张掖城略作停留,以适应一下当地气候,顺便帮着干点农活。没几天,他们又等到了另一批移民的到来。不过与他们不同,这一批移民全部为年轻女性,也并非千里迢迢从江南而来,而是从临近的陕西、山西等省迁移过来的战犯家族的成员。她们将就近生活在张掖等城市中,做点简单的女工活,并且与愿意退伍后留在当地的士兵们结成新家庭。
5月1日,江南移民们继续出发。他们沿着黑水向西北行进了大约一百四十公里,然后转向正西,赶着大车,第一次真正进入荒漠地带。
车辚辚,马萧萧,满目望去不见绿意,尽是黄沙与荒石。风吹砂起,吹得人脸疼,砂石进入鞋中,走得硌脚。白日的烈日直晒晒得人炎热难耐,偏偏为了省水还不能多喝,而入了夜之后又突然冷了下来,变幻莫测。不少人走着走着就突然嚎哭了起来。
罗浮
好在这段旅途只是小试牛刀,他们走了两天,就见到地上逐渐长出了草,再走些,甚至见到了河流。
移民管理司的护卫带着他们去了河边,取出罐子过滤沉淀,痛饮了河水,又就地宿了一晚。
5月17,他们奋力继续前进,抵达了酒泉城。
旧肃州城几乎已经完全毁坏,现在这个酒泉城是新建的。由于隔了一片沙漠,酒泉城的修建进度就要比张掖城差多了,实际上也就是个不大的土围子,城内也只驻扎了一个营,防御的关键是城墙上架着的15式88炮。
神獸飼養手冊
但是,相比周围的滚滚黄沙,酒泉城周边的环境还是不错的,有河流提供珍贵的水源,还有北方的黑山遮挡了一些风沙。
到了这里,护卫们终于宣布了一个好消息:酒泉需要一百名移民,男女各半,孩童不计。第一年,移民们会编成公社集体劳动,一年过后,成了家的移民户可以得到一百亩田地,缴纳十年租税后便可归自己所有。
这个条件在移民中引发了轰动,一百亩地啊,那是江南小农想都不敢想的大块地啊!虽说这西北的一百亩没法跟同面积的江南水田相比,但至少酒泉周边的耕地条件还不错,而且是熟地,有基础的水利设施,只要稍加修顿,就能有不错的产出了。因此,移民们争相报名,希望留在酒泉。但是,人数太多,最后只能抽签决定。
还是按照惯例,男女分排两条长队,依次从竹筒中抽签,抽到红头签便可留下。
雷川排在队伍前列,看着前面的人紧张到颤抖地上前抽签,而到现在一个也没中,都嘴角抽搐着返回队尾,自己的心脏也狂跳。
“到你了!”后面的沈元正一戳,雷川赶紧回过神来,上前看着那个被移民管理司的护卫抓在手里的竹筒,把心一横,眼一闭,就伸出手去,从里面抽了一根出来。
他感觉心几乎要跳到嗓子眼了,甚至不敢睁眼,但后面那么多人排着呢又不能拖延时间,只能害怕地抬起了眼皮,看向了手中的竹签——
签头赫然涂了显眼的红漆。
雷川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将竹签翻来覆去反复确认,最后终于确定无误,真的是红头签!
他把签子高举起来,激动地大喊道:“中了,我中了!”
“呔,你中了什么?”前面的护卫从他手上拿过签子看了看,又随手插回了竹筒里,“还真是啊,可惜,你就只能停在这儿了。对了,我记得你有妻小的是吧?那也还行,那边也不用抽了,一起留下来吧。”
雷川激动不能自已,连连对这个一路上他一直暗中咒骂的护卫道谢:“谢谢你,谢谢,真是太谢谢了……”
说着,他的泪都留了出来,离家入海,跋涉万里,风餐雨露,到了现在,终于有家了啊!
旁边,沈元正拍了拍他的肩,道:“多大个人啊,还哭呢?赶紧找你娘子去吧。”
雷川转过头来看着他,强止住泪水,问道:“啊,好,我这人……哎,沈大哥儿,你抽中了吗?”
刚才说话这会儿,沈元正已经一个箭步上去,干脆利落地抽了一签出来。现在,他抬起手中光秃秃的竹签,摇头道:“我就没你这运气了,不过也好,就去西边见识见识吧。”
雷川遗憾地摇了摇头:“可惜,要是沈大哥能留下来,咱俩就能相互照应了,还能让浑家给你相个娘子……可惜。”
沈元正哈哈一笑,把签子掷回筒中,道:“天地之大,何处不能容身?雷兄弟,咱们在此别过了,你和你娘子,还有小牙儿,好生活着!”
说着,他就迈着大步回到了队尾,而雷川看了看他,赶紧去叫出秦四娘,找护卫办手续去了。
抽签过程继续下去,抽到的人自然欢天喜地,而更多的人不免垂头丧气。雷川与妻子相会,跟着其它的“幸运儿”们去了酒泉城中报道,登记名册、更新证件,等待趁着夏季赶紧整理即将属于自己的土地。
而沈元正与其它人则没有停留,再度收拾行装。等到一批军队从后方抵达,移民们就赶着大车,跟着军队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玉门郡。